热门搜索:破处中文字幕空天使人妻古田美穗波多野結衣护士熟女丝袜
当前位置: 【孕妇系列】【完】

【孕妇系列】【完】

时间:2015/5/19 15:06:03

淑珍张开眼,他硬硬的胡渣扎着她大腿内侧和下体,将她从片刻的昏睡中弄醒。看看表已经一点四十叁分,她推开他,下桌站好,抓起披在椅背上的胸罩,他仍贪婪地吻着她的乳头,抚弄她仍微湿的下体。

  淑珍的情绪很复杂,这是她第一次和自己先生以外的男人做爱,过程激烈又不寻常,她在那让她无法自持的高原上待了好久,肛门仍隐隐作痛。她和先生第一次肛交时,她先生也是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地插入她的肛门,让她好痛却又异常地兴奋,可这个人竟是如此相熟的老朱,和她每次自慰时性幻想的陌生人或是歹徒差好多,使她有被占便宜的怒意。

  「把手拿开,我要回去上班!」

  老朱知道她的脾气,笑笑不敢说话。淑珍穿好胸罩,扣上前扣,从桌下捡起了孕妇内裤,低下头,抬起脚套上内裤,望见还是湿淋淋一片的泛黄裤裆,她咬紧嘴唇,止不住耳根一片泛红。老朱讪讪地递给她T-SHIRT和踩脚裤,一直跟她赔不是:

  「你实在太性感了,我控制不住自己。」

  淑珍迅速穿好衣服,满脸通红瞪了他一眼:「死相!」急急打开锁上的房门走出去。

  上楼的二十几级阶梯还没走完,鼓涨的膀胱又向她发出了警号,淑珍快步走入护士更衣室的厕所,小了便顺便换好护士服。她两手摩娑着硬梆梆的下腹,这股硬胀的感觉一直没消失,而且可能又因为中午那一场风流,肚子的不适比上午更厉害了。此外她的腰背也开始痛,淑珍想,大概是自己刚才躺在老朱的办公桌上,拼命弓身抬臀的动作引起了腰痛。

  在station和bedside走来走去时,淑珍不是用手撑腰就是按摩着圆滚滚的肚子,想缓和下腹下背的疼痛。已经生过小孩的美幸和碧莲看她这样子,关心地问她:

  「怎麽了,是不是要生产了?」

  淑珍说:「预产期还有五周,应该不会这样快吧!刚才拉了一下肚子,可能吃坏肚子吧!」两点叁十五分,淑珍到8a-2病房为病人换点滴,略微垫起脚尖,大肚子下缘靠在床沿,伸手到对侧去接点滴,她的子宫忽然收缩起来,让她几乎岔了气,「啊」了一声,眉头皱了一下。

  病人紧张地问她:「护士小姐,你怎麽了?」

  淑珍说:「没什麽。」

  走出房间时,病床上的欧巴桑叮咛她:「你有身肚子这麽大,要注意哦!」淑珍笑着谢她。

  回到station,忙碌暂告一段落,淑珍撩起孕妇护士服下摆,两腿开开坐在椅子上写护理记录。坐下没五分钟,又一阵子宫收缩,让毫无准备的她丢下笔,五指张开按着大肚子,挺直了腰,这样不适似乎减少了些。过了二十秒,她才舒一口气,松开紧皱的眉头和按着肚子的手,继续写她的护理记录。

  两点五十分,淑珍又放下笔,用手撑直了腰,痛欲裂的腹部让她咬住了嘴唇,大力呼吸,她转头问也坐在一旁写记录的美幸:「我的子宫好像开始收缩了,怎麽办?」美幸跟她说:「不一定是真的阵痛,我上次生产,前两星期就出现宫缩,那时我也好紧张,可是那天痛了五、六次就没了。你可以等等看,起来走走,如果是假阵痛就会好很多的。」叁点九分,第四次宫缩让怕痛的淑珍「唉唷!」大叫一声,两手抱住硬梆梆的肚子,痛得眼泪都差点要掉下来。这次腹痛持续了半分钟,淑珍站起身告诉碧莲:「碧莲,我肚子越来越不舒服,想去走一走。」碧莲想陪她一起去,淑珍摆摆手说:「我自己会小心。」她在病房绕了一圈,朝楼上的妇产科走上去。她站在产房大门外,听到待产室里两个产妇此起彼落的叫痛声、喘气声,产台上一个正在生产的产妇尖叫咒骂着:「啊……喔……好痛……好痛!我不要生了,我一定会死掉!啊……ㄥㄥㄥ啊……!救救我!救我……啊!It's like to shit a water melon!」凄惨的叫声让淑珍心惊胆战,回头往楼下走,在楼梯间她又一次捧住肚子,整个人靠在墙上,嗯嗯低吟起来,这次痛了四十秒,淑珍手撑着腰走回护理站。

  美幸看她满头大汗,问她好一点没有,她勉强发出声音:「没……有……」再一次的子宫收缩使她痛得声音都变了。美幸说:「看来好像是真的喔!」她告诉淑珍要开始留意每次阵痛的长度和阵痛之间的间隔。

  四点零六分,淑珍跟美幸说:「美幸,我现在大概七分钟痛一次,每次阵痛四十秒左右。」美幸跟她说:「耐心继续等,等到叁分钟或五分钟痛一次,每次阵痛持续一分钟时,再到楼下妇产科的产房去就可以了,我上次太早到产房,结果在待产室里等了六个小时,躺也不是,坐也不是,好难熬喔。」美幸忽然很神秘地把她拉到一边,压低了声音问她:「你中午在老朱的研究室干什麽?」淑珍满脸通红,极力维持平静:「没有啊,只是吃饭聊天而已啊。」美幸满脸不相信:「他隔壁是护士更衣室,刚刚简淑媛上来跟我说,老朱的房间中午发出惊天动地的喊叫声,她们一开始以为有凶杀案,後来仔细听才发觉是非常浪漫的叫声……」淑珍低着头,很难为情地承认老朱碰了她。美幸关心地问:「他是不是强 奸你?」她的声音小得不能再小:「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强 奸,我没有抵抗。」忽然,她又「唉唷」叫一声,脸色难看起来,美幸问她:「又阵痛了?」她点点头:「越来越痛了」擦掉额头上冒出的汗水,淑珍捧着大肚子走向厕所,她的膀胱又要 洪了。

  一坐到马桶上,她就注意到潮湿泛黄的内裤裤裆上多了一种颜色:一小片略有血色的黏液。在怀孕期间,一到原本的月经期(她的经期一直很准),都会分泌类似的带血黏液,淑珍以为又到那个时间了。不以为意的她小完便,觉得有一点想要大便的感觉,又坐了叁分钟,可是大不出来,她便穿好内裤出来。

  五点十分,淑珍在护理站每隔五分钟就抱紧肚子撑住腰,「唉唷、唉唷」地大声呻吟喘息,阵痛长度延长到五十秒。美幸问她要不要到产房准备生产,她说要等阵痛更密集,强度更大才要去。美幸说:「也好,反正现在去也只是躺在待产室叫痛而已,在这儿大家还能陪陪你。」碧莲叫美幸陪淑娟到更衣室休息,淑珍说不用,她还是待在station做点事,肚子比较不会那麽痛。

  五点二十分,淑珍又去上洗手间,这回孕妇内裤裤裆上是一滩殷红的黏液,她回来问美幸:「我底裤有一大滩鲜红的黏液,是不是落红了?」美幸纠正她:「是见红了,你变成女人的第一次性交,流出来的血,才叫落红。」坐在椅上的淑珍只能点点头,继续「哼、哼、哼」地呻吟。

  五点四十八分,面向椅背,两腿张得开开坐着的淑珍差不多叁、四分钟就要低头趴在椅背上。

  「唉唷,好痛!唉唷,唉唷,好痛啊!」地边啜泣边喘气呻吟,阵痛每次都持续超过一分钟。一轮阵痛消退,她抬起头,眼眶还含着泪水问:「美幸,我肚子好痛,腰 得好像要断掉,生产怎麽这麽痛苦难熬啊?」美幸轻轻帮她按摩腰身和腹部,安慰她:「我上次生产比你还要不舒服,全身发冷发热,一直乾呕,我老公整只手都快被我抓到全部瘀血了。对了,你要不要通知你老公啊?」「他今天下午一点五十分坐飞机到新加坡出差了,要四天才回来。」8a-2那个欧巴桑的五岁小孙子站在station里好奇地问:「大肚子阿姨,你是不是肚子痛,怎麽在哭?」美幸跟他说:「大肚子阿姨快要生小baby了,她现在肚子痛人不舒服,弟弟乖不要吵她。」「那小baby从那里生出来?」「从大肚子阿姨两脚中间有一个洞跑出来啊!」五点五十八分,一回阵痛方歇,淑珍的喊叫声刚停,她抬头告诉美幸:「我好想大便,便意好强烈。」要美幸搀扶她去厕所。才站起来,她「唉唷!」惊呼一声,体内「ㄅㄛ」一下,阴道内似有一股涌泉,微白的透明液体不停流下来,像是小便,但她无法控制,淑珍僵立不敢乱动,水液汨汨地沿着她的大腿流下,她低头看到两腿之间的地板上,流了一地「她的液体」,空气中有一点淡淡的腥味。

  她的声音不住地颤抖:「美幸,美幸,怎麽这样?怎麽这样?我是不是破水了?」美幸说:「没错,羊水破了,你快要生了,上完厕所,我就陪你到产房去生产。」淑珍哭了起来,让美幸扶到厕所,坐了五分钟只有一些尿,她问美幸:「便意真的越来越厉害,怎麽大不出来?」美幸说:「淑娟你真的快要分娩了,我上次子宫颈开六指时,也是开始想大便,便意也是一直增强,可是一直到全开上产台都大不出来。」她帮淑珍站起来,替已经弯不下腰的淑珍穿好内裤,淑珍长发有些散乱,阵痛叫声不停。她的小便被见红的血色黏液染成了粉红色。

  六点十分,产房的自动门开启,值班护士伊贞抬头看见美幸搀扶着举步维艰的淑珍慢慢走入,淑珍边喘边说:「学妹,我快要生产了,帮我弄一下。」她一边叫痛,边断断续续告诉伊贞,现在她叁分钟阵痛一次,持续90秒。

  伊贞通知产房值班医师,然後扶淑珍进检查室,美幸跟伊贞点个头:「学妹,拜托你了。」帮淑珍擦擦汗,亲了一下她的脸,回病房准备下班。

  医师来了,两人扶淑珍躺上内诊台,伊贞把淑珍的孕妇内裤拉下来,医师随手接过,瞧了瞧那一片殷红,湿漉漉的裤底,问淑珍:「破水了没?」她痛的闭眼皱眉,咬紧双唇,只能勉强点点头。阵痛高峰过去,她才能说话:「大概十分钟以前破的,流了一大滩羊水。」伊贞把她的大腿搁在脚蹬上,淑珍看到医师戴好无菌手套,润滑了手指,叫她「深呼吸。」她紧张起来,下体有些用力,伊贞告诉她:「学姐,放轻松,下身不要出力。」他的手指这才放入她的阴道。淑珍在阵痛的波浪中隐约感觉到他的手指触碰着她的子宫颈,又撑压着她阴道底部。在呻吟哭闹的阵痛声中,淑珍听到医师告诉她:「子宫颈都开九指了才来,太危险了,一不小心你就会在你们病房产子了!」他交代伊贞:「马上送上产台!」噬人的剧烈阵痛一波波淹没了淑珍,进产房不到十五分钟,阵痛已经变成持续不断,她两手青筋暴露,抓紧了内诊台边缘,几乎要喘不过气地嘶嚎起来:

  「救命!救救我!救救我!学妹我好想大便!好想用力!啊……好痛!痛死我了!」伊贞推了一个推床过来,劝慰着泪流满面的淑珍:「学姐,你肛门那里
上一篇:【办公室里与人妻的交欢】【完】 下一篇:【艺能界风云】【完】